《枫桥夜泊》

原 文

《枫桥夜泊》

作者: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译 文

月亮已落下乌鸦啼叫寒气满天, 对着江边枫树和渔火忧愁而眠。 姑苏城外那寂寞清静寒山古寺, 半夜里敲钟的声音传到了客船。

枫桥在今天苏州的西郊,据宋人记载枫桥枕潜河,俯官道,南北舟车所从出。可见枫桥是水路交通的一个枢纽,也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因此当张继途经苏州的时候就有了在枫桥的一夜停泊,全诗仅仅围绕夜泊展开。

诗歌的第一句描写夜泊的整体情境,勾勒了一个略感凄清的氛围,先写月落,月亮渐渐向西而落,看似一个简单的落字,其实是有着丰富的暗示的,在落字中所包含的情绪应该是低沉的,给人的印象是时间流逝,夜色已深,隐约透露出夜里的几分寒意,所以一开头的月落就已经勾勒出夜泊的这个大环境。其次写乌啼,远处传来乌鸦的啼叫声,乌鸦这种鸟喜欢在秋冬季节聚集成群,叫声比较凄厉,因而在古代诗词中又被称为寒鸦。所以乌啼从听觉上入手,同时也强化了夜泊的清冷,月落和乌啼之后便是霜满天了。霜同样是秋天里的典型意向,霜的存在说明夜里的温度怎么样?很低。空气里头都凝结了水汽了,在朦胧的夜色里似乎有满天的寒霜笼罩在天地之间,所以读罢诗歌第一句,一种凄清悠冷的感受就会油然而生了。

江枫渔火对愁眠“对”字用得非常别致

在第一句所勾勒的大环境里逐一刻画其中的几个点,第一个是江枫,枫叶作为秋天里的代表性的景,它的出现既是对题目枫桥夜泊中的枫桥进行了一个呼应,同时也是秋意渐浓的暗示。秋天嘛,是一个容易让人感伤的季节,尤其是对于背井离乡的游子来说,当秋天到来,天气转凉的时候会让人加倍思念家庭的温暖,加倍地嗟叹独自在外的寂寞和孤单。

渔火,是夜里渔船上的灯火,零星的几点渔火给朦胧的夜色就增添了少许的光亮,渔火的光亮映照着江风,枫叶的红色呼应着渔火,二者就成为暗夜里的一抹亮色。

第三对愁眠,这里的句法是非常独特的,首先这个对字用得非常别致,从理论上说,应当是诗人面对着江枫和渔火,但在这又可以解读为江风、渔火对着诗人,他们陪伴着因愁绪而辗转反侧的诗人,如此一来,江风、渔火就有了一丝人情的味道了,然而只有江枫、渔火的陪伴,却又反衬出诗人的孤独和寂寞,其实是愁眠的意思,诗人究竟是带着愁绪入眠呢,还是因为有愁绪而无法入眠呢,似乎都可以读得通,然而无论诗人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都一定充满着浓浓的愁丝,从这两点可见句法的独特。

姑苏城外寒山寺唐代著名僧人寒山曾经在这居住过

姑苏也就是苏州了,寒山寺就在枫桥边上,又称枫桥寺,唐代著名僧人寒山曾经在这居住过,所以名寒山寺,在这姑苏城外的寂寞夜色里,从寒山寺传来了清亮的钟鸣之声,你想那是具有穿透力的声响,穿破秋夜的寂静,穿破宇宙洪荒的寂寥,清晰地传入诗人的耳朵,传到诗人的心底,而诗人的种种愁绪仿佛也跟随那半夜的钟声久久回荡,弥漫在这朦胧的夜色里。

夜半钟声到客船曾经引发过诗歌史上一番大讨论

这一句还曾经引发过诗歌史上一番大讨论,宋代著名的文学家欧阳修最早提出了这样的疑问,他在《六一诗话》里说句则佳矣,句是好句,其如三更不是打钟时。他以为三更半夜不是打钟的时候,故诗句虽佳,却不符合现实。

对于欧阳修提出的意见许多人都不同意,宋代的诗论家,像朱弁,叶梦得,陈岩肖等人就纷纷列举历史上的记载,包括前人的诗篇来说明夜半钟声实有其事没有问题,到了明清诗论家再来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认为宋人未必太拘泥于事实了,明代著名的诗论家,也是文艺理论家胡应麟就说,张继的《夜半钟声到客船》,谈者纷纷,皆为昔人愚弄。诗流借景立言,唯在声律之调,兴象之合,区区事实,彼岂暇计?无论夜半是非,即钟声闻否,未可知也。这是说诗歌重在借景立言,重在艺术境界的营造,至于钟声是不是在半夜,甚至是不是真的有钟声,这都不重要。

就观点而言,宋代和明清诗论家各有不同的立场,我觉得我们不必强分高下,但如果就欣赏这首诗而言,我们的确可以暂且忘记事实到底怎样。我们尽可以尽情沉浸在诗歌所营造的意境中去体会其中复杂又饱满的感受。